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(心情日记)载着父亲回家

发布时间:2018-08-02 13:12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端午节,打电话给 父亲 ,请他们(还有后母)到县城三妹家过节。吃过饭后,我和三妹夫一人驾一辆摩托载着父亲他们回农村老家。我载着六旬有六的父亲,到加油站加油,父亲说,家里的农机没油了,要卖点汽油。灌油毕,父亲拿出100元准备付账,父亲就是这样,每……

端午节,打电话给父亲,请他们(还有后母)到县城三妹家过节。吃过饭后,我和三妹夫一人驾一辆摩托载着父亲他们回农村老家。我载着六旬有六的父亲,到加油站加油,父亲说,家里的农机没油了,要卖点汽油。灌油毕,父亲拿出100元准备付账,父亲就是这样,每次和儿女一起购物,从不向儿女伸手,他非常理解儿女,他认为儿女拖家带口的,经济上也不宽裕,自己能解决的决不向儿女伸手,平时也决不主动向儿女要钱。我作为家里的长子,平时和父亲一起买东西,决不让父亲掏腰包。我连忙阻止父亲,付了钱。

    我们继续驾车前行。父亲手提油桶,背着装满东西的背蒌,我感觉到父亲的吃力,再加上那沉重的背蒌过于靠后导致车有些不平衡,我小心冀冀,尽量把车开得慢些。上了土路,土路高低不平,想到父亲的年龄,我心里沉甸甸的,把车的手心也汗津津的,车也似乎有些不稳。父亲感觉到了儿子的紧张,几次要求下车走路。但我仍坚持,说一定要送到,父亲也没多说,尽量把身子坐正,竭力配合儿子行车。

   到了小公路,父亲叫我停好车,说:“这里离家不远,但路更烂,我还是走路。”我不再坚持,因为我知道,能把车开到这里,我已身心疲惫,如执意再行,保不准会出事。

   父亲让我一起回家,但我晚上有课。父亲也不坚持,嘱咐我路上小心,便和后母顺着小公路往家而去。

   望着父亲佝偻的身影,我的眼眶浸润开来。

推荐图文


随机推荐